首页 > 都市小说 > 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 > 第1137章:他们果然来了
    干邑寨是距离大月寨最近的一个寨子。
    如今此地已经被大巫率领的叛军给占领了。
    整个寨子里全都是叛军,里外把守都很严格。
    在寨子里最大的那座阁楼里,一位中年男子正盘腿坐在盘腿上打坐练功。
    他身穿白色道袍,鬓边一缕白发,双眸紧闭,眉间微蹙,面色看起来略有些苍白。
    旁边的香炉轻烟渺渺,正散发着淡淡香气,
    大巫推门走进来。
    他仍旧穿着最常穿的黑色长袍,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上纹满了青黑色图纹,配上他那双阴鹜的眸子,显得各位阴沉诡谲。
    他用南月话说道。
    “道长,刚才收到消息,大月寨那边来了援兵,只有五个人,似乎是玄门的人。”
    中年道士缓缓睁开眼睛,露出一双深沉的眸子。
    他同样用南月话道。
    “他们果然来了。”
    大巫:“现在大月寨那边又有了主心骨,看样子是打算展开反击。”
    他在说这话时,语气里明显透出几分不屑。
    虽然那五个都是玄门的人,但都是乳臭未干的小兔崽子罢了,他们的师父都折在这里了,更遑论他们五个初出茅庐的小兔崽子呢?不过是来送菜的罢了。
    中年道士冷冷一笑:“既然他们来了,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大巫的眸光亮了亮:“道长是准备亲自动手?”
    中年道士却是摇头。
    “我的伤还没痊愈,须得再养几天,等我伤好了,就是那五个小兔崽子的死期。”
    他便是兮兮心心念念要找的空禅。
    空禅隋然吸走了玄机子的功力,却也被玄机子用玄门秘法打伤。
    也正是因为受了伤,他才没能给予玄机子致命一击,以至于玄机子被后来赶到的人给救走了。
    一想到这里,空禅就恨得咬牙切齿。
    明明他们都是师父的徒弟,可师父却偏心师兄,不管什么好东西都给师兄,连掌门之位也给了师兄,还有那玄门秘法也教给了师兄。
    而他什么都没有。
    在师父的面前,他就像是个透明人,毫无存在感。
    到现在空禅都还记得师兄质问自己的那句话——
    “师父待你恩重如山,你为何要加害于他?”
    恩重如山?
    若师父真的对他好,为何一再地偏袒师兄?
    在空禅看来,不管是师父,还是师兄,全都是一群伪君子!
    甚至于整个玄门都是虚伪的!
    像这种虚伪的门派,就该彻底断绝传承,让他们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以前空禅没有能力,完不成这项任务。
    可如今他功力大涨,终于有能力去完成这件事了。
    只需要在稍等几日,等他把伤养好了,他就能出手将那几个小兔崽子全部解决掉。
    大巫心头大定。
    其实他对传说中的玄门还是有点畏惧的。
    毕竟之前他可是在玄机子手里吃了很多亏的。
    别的不提,就说玄机子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排兵布阵手段,就足以笑傲天下。
    大巫擅长用毒用蛊,在排兵布阵上真不是玄机子的对手,双方交战很多个会合,几乎每次都是他这一方大败,败得他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他好不容易搬来漠北救兵,以为可以扭转局势,谁知对方居然说动大盛皇帝发兵支援。
    这下他的叛军一方再度陷入困境。
    眼看他就要输了,南月王忽然就病逝了。
    这给了他苟延残喘的机会。
    紧接着,空禅出现了。
    这个不知来历的神秘道士告诉大巫,他可以杀掉玄机子,帮助大巫获得这场内战的胜利,而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在战后要将玄机子和南月王的遗体挖出来,挫骨扬灰!
    大巫虽然不清楚这个神秘道士和玄机子、以及南月王之间的恩怨情仇,但他还是答应了跟对方合作。
    无论对方目的为何,至少他们的仇敌都是一样的。
    这就足够了。
    空禅在大巫的协助之下,顺利潜入大月寨中。
    大概是老天爷也在帮助空禅。
    他找到玄机子的时候,玄机子刚好处在最虚弱的状态中。
    这对空禅而言无疑是天赐良机。
    他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对玄机子出手了。
    若换成平时,空禅压根就不是玄机子的对手,可那时候的玄机子身体虚弱,武力值大大下降。
    他败给了空禅。
    空禅没有直接杀了他,而是利用他这些年修炼出来的吸功大法,强行将玄机子的功力全给吸走了。
    这直接导致玄机子的身体在一瞬间失去生气,犹如即将枯死了的老树般,变得骨瘦如柴。
    那时候的空禅无比得意。
    他看着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玄机子,仿佛是将这么多年来积压的怨恨全给发泄了出来,笑得无比畅快。
    “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
    玄机子既没有愤恨,也没有痛苦,就那么安静地躺着没动。
    仿佛是很平静地接受了自己即将死亡的残酷现实。
    空禅现在想起玄机子的表情,仍旧觉得恼怒。
    那家伙肯定是早就藏好了最后绝招,就等着他放松警惕的那一瞬间对他出手,用的还是师父只传授给他的玄门秘法,用心真是无比险恶!
    空禅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时不该那么大意,给了玄机子可趁之机。
    他就该在吸光玄机子的功力之后,就直接拧断玄机子的脖子。
    然而此事再想这些已经是无济于事。
    空禅压下心里的那些恨意,闭上眼睛,继续专心用内力蕴养身体,帮助内伤尽快愈合。
    在大巫离开后,屋内只剩下空禅一人。
    四周一片寂静。
    偶尔能听到巡逻兵路过时发出的脚步声,一些压低的交谈声,以及远处有些模糊得鸟叫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有人来给空禅送饭菜,但空禅都不予理会,只一心练功。
    待到夜色彻底降临,外面的声音几乎都消失了,只剩下风吹动枝叶时发出沙沙声。
    就在这时,窗户忽然被风给吹开了。
    桌上的油灯摇晃了两下,刷的一下熄灭了。
    屋内陷入昏暗。
    空禅在黑暗中睁开双眼。
    他伸手去拿挂在墙壁上的宝剑。
    然而还没等他的手触碰到剑柄,一道寒芒就已经朝着他的命门直刺过来!
    ……
    大家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