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比邻 > 第八百七十五章 收服周觉
    “不就是少吃个一两顿饭吗?你们也不至于昏过去啊!”宗魁激动地说道。
    “非也,非也!宗队长,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狄羲说道,“特别是你们这样风餐露宿的官差,几顿饭不吃,血糖降低就会出现晕厥。”
    “你还懂医理?”唐明看了一眼狄羲道。
    “唐长官,这狄小哥可是神医啊!”田剑中忙道,“前几天,我儿子被鳄鱼咬伤了,如果不是狄小哥,可能他就要截肢了。”
    “没错,我们昏迷以后也是狄小哥,把我们救醒的。”周觉继续说道,“而这些村民们眼见我们缺乏营养,还拿出好酒好菜招待。”
    周觉说完,还用眼睛瞟了一眼狄羲。
    原来在宗魁离开以后,狄羲让村民将那些官差抬到了会馆之中。
    狄羲释放精神力操控刺入这些官差体内的“息金针”,一股刺痛将这些人给唤醒。
    “哦哟哟!”周觉和一干官差慢慢醒转过来。
    “你们总算是醒了!”狄羲冷冷地说道。
    “你......”周觉看到狄羲,也是吓得直哆嗦。
    “好了,看到我也不用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们。”狄羲笑着说道。
    “你这个家伙,刚才到底用的什么妖术。”周觉连忙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将金针刺入到你们体内而已。就像这样!”狄羲一边说,一边又是一枚金针刺入了周觉的体内,疼得他哇哇直叫。
    “你怎么还来啊!”周觉顿时吓得面如土色。
    “实话告诉你们,现在你们这些人的生死都在我的掌握之中。”狄羲突然严肃地说道,“不要看这‘息金针’没有什么威力。但是只要我稍微控制一下,你们体内的金针就可以瞬间刺穿你们的心脏。”
    “啊!”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官差,此时也是大惊失色。
    “又或者刺入你们的大脑,让你们一个个都变成白痴!”钱尧也在一旁吓唬道。
    这下那些官差如何顶得住。纷纷跪倒在地,对着狄羲大声讨饶道:“这位小哥,不不不,这位先生。只怪我们有眼无珠,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您高抬贵手,饶恕我们的性命吧!”
    “呵呵,你们几个的区区贱命我还不放在眼里呢!”狄羲冷笑道,“你们几个人哪一个是管事的?”
    “是我,我是这支收税队的副队长。”周兴连忙说道。
    “副队长,那逃跑那个是你们队长咯?”
    “是是是,他叫宗魁,平常一直欺压我们,真不是个东西。”周兴连忙道,“这次问杜寡妇收税的歪点子也是他想出来的。平常我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家伙说,要从海鸿村里面诈点油水出来。”
    “好了,我不需要知道的这么详细。”狄羲不耐烦地说道,“我现在给你们两条路,就看你们怎么选了。”
    “先生请说。”
    “第一,只要你们按照我说得做,到时候周副队长就可以取那个宗魁而代之。”狄羲说道。
    “我取代那个宗魁,您是说我坐他的位子?岂不是要我们兄弟几个背叛他?”周觉也是吓了一跳。
    说实话,他做队长的想法也不是没有过。但他这个人比较木纳,辛苦了大半辈子也就捞了个收税队副队长而已。
    而那个宗魁明明比他晚近好几年,就要靠着巴结唐明坐上了队长之位。但真要让周觉上位,他还是有些顾忌的。
    “那第二条路呢?”宗魁问道。
    “没想到,周副队长还这么将兄弟情谊。”狄羲冷笑道,“第二条路也很简单。金针就会这辈子留在你们体内,运气好的话,你们可以多活个几年。但是运气不好,这金针顺着血管流进你们的心脏或者大脑,那就怨不得我了。”
    “啊!”周觉当即扑通跪倒在地,“狄先生,请您不要开玩笑。”
    “副队长,我们就选第一条吧!还是命要紧啊!”“没错,那个宗魁也不是个东西。这次收税,自己吃香的,喝辣的。收上来的税大多被他中饱私囊了,压根也没有想到我们啊!”
    “这个......那好吧!”周觉终于下定了决心,“狄队长,我愿意和您进行交易。不为别的,就是看不惯这宗魁这个鱼肉百姓的样子。”
    “周副队长果然是识时务。”狄羲笑着说道。
    “但是我们应该怎么配合您呢?”周觉问道。
    “这个很简单!”狄羲说着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到时候等你们长官来到时候,就按照我刚才交待的话。明白了吗?”
    “明白了!”周觉和他的手下异口同声地说道。
    有了狄羲的安排,所以此时的周觉等人自然向着狄羲说话。
    宗魁见自己的手下都临阵反水,心里也不是滋味。
    此刻唐明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宗魁,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啊!”
    “这个......这个!唐长官您可千万不要给他们骗了。”宗魁不依不饶道,“好啊!我知道了,一定是这些村民买通了这些个墙头草。”
    “宗队长,你可不要含血喷人。现在唐长官在这里,你最好不要乱说话。”此时周觉要壮着胆子说道。
    “唐长官,其他不说。不说海鸿村和这些官差勾结的事情,他们拒绝缴纳税收,确实触犯了我们桑梓国的法令。”宗魁冷冷地说道,“钱村长,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请等一下!”狄羲突然说道,“宗队长,你的话似乎说错了。海鸿村从来没有拒绝缴纳税款啊!”
    “你这个残废,简直睁眼说瞎话。”宗魁哈哈大笑,“不说别的,就说那个杜寡妇的税款什么时候交齐了。”
    “你是说那个军烈属吗?”狄羲笑道,“唐长官,我想问个问题。”
    “狄先生,请说。”唐明有些意外道。
    “听这位宗队长说,桑梓国原来对烈士的家庭是减免赋税的。但经过新的法案,是不是要重新缴纳税收啊?”狄羲问道。
    “没错,这件事情宗魁倒是没有说假话。因为可能马上要和金山国开战了,国家需要筹集军费。”唐明点点头,“但是法令也是规定了,对于军烈属可以适当减免。”
    “适当减免?好一个适当减免!”此时杜寡妇拨开人群,扑通跪倒在唐明面前,“请唐长官为我做主,这宗魁实在是罪不容赦啊!”
    “你在乱说什么呢?”宗魁一时激动,就差那杜寡妇踢去。
    谁知那周觉见状,用身体挡在了杜寡妇面前。
    “哦哟!”周觉挨了一脚,不过总算是站稳了。
    “宗魁,你竟然敢在我们面前行凶!”唐明顿时火冒三丈。
    “卑职不敢!”宗魁连忙退到一边。
    “好了,这位女士,有什么冤情请尽管说。”唐明回过头对杜寡妇说道。
    “长官,这宗魁欺上瞒下,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实在是天怒人怨啊!”杜寡妇话没说完,抱着阿宝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下唐明就更加糊涂了。
    此时村长钱尧站了出来解释道:“唐长官,杜大嫂他们家确实是太困难了。一时交不出来税金,也是情有可原。这宗队长不但拳脚相向,还要逼杜大嫂卖儿子实在是做得太过了。”
    “有这事?”唐明回头看了看宗魁。
    “而且这十万的税金实在太高了,就算我们整个村子都凑不起。更不要说杜大嫂他们了。”田剑中也说道。
    “多少?”唐明也是一惊。
    “十万?”
    “什么税金要这么高!”唐明的眼神已经满是杀气,“秘书,你给我过来。你帮我算一算,这杜家到底应该缴纳多少税金。”
    此时一个助理模样的人走过来,拿出一本账册看了一下,回答道:“报告唐长官,这杜家是军烈属,原本的税金应该是每年一百金币。而且根据减免政策的话,应该是每年五十金币!”
    “什么!”唐明顿时火冒三丈。他心道:就算是我平常虚收税金也只敢多收一到两倍。你这个宗魁,简直是贪得无厌啊!
    “你这个家伙,可不能信口开河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收十万的税金?”宗魁也感受到了唐明的愤怒,连忙说道。
    “宗队长,说过的话要认。你之前的话,我们大家可是亲耳听到的。”狄羲平静地说道。
    “唐长官,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他们啊!他们都是一个鼻孔出气啊!”宗魁抱着唐明的大腿,苦苦哀求道。
    “我说宗队长,您实在是敢做不敢当啊!”周觉此时也站出来说道,“启禀唐长官,我和这些个兄弟也能作证。这宗魁确实要求杜家拿出十万的税金啊!”
    “周觉,你个这个混蛋。我平时待你不薄,关键时刻你怎么能诬陷我!”宗魁大怒道。
    “好了,宗魁。你不要再给我狡辩了!”此时在唐明的心中,宗魁已经彻底被舍弃了,“我真是没有想到,我最为器重的部下,竟然是一个如此人面兽心的家伙。”
    “十万的税金!”唐明的声音越发冷冽,“你要知道,桑梓国一个普通百姓一年多收入也就差不多一千金币。你这简直是要人家的命啊!”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宗魁心里也听明白了。这唐明是准备拿自己来平息众怒啊!
    “对了,那个残废。一定是那个残废搞出来的。”宗魁终于想到了狄羲,“就算是我这次栽了,我也一定要把你这个家伙拖下水。”
    于是宗魁对唐明说道:“唐长官,确实是我收税对时候对政策拿捏不准,而且做事的时候简单粗暴。我向各位百姓道歉。但是长官,这个狄羲确实是金山国的奸细无疑。”
    “哦!”听了宗魁这么说,唐明也一下子警觉起来。
    “这海鸿村的村民头脑一直比较简单,什么时候会变得这么聪明。”唐明看着狄羲心道,“看了这个来历不明的狄羲确实不简单啊!”
    谁知这个时候,狄羲却开口了:“唐长官,宗队长说得颇有几分道理。要不是我破坏了他的计划,可能他已经获得了大笔税金,好好享受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