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笔御人间 > 第七百二十八章 画影天下
    五月末,阳光变得灼热,自天下第一无极而终后,徘徊京畿的江湖中人几乎在同一时间,选择离开长安,后面还有赶来凑热闹的绿林同道问起,俱都选择沉默,也有实在压抑不住,被灌了几口烈酒后,终于还是将城中经历的事,讲了出来,引起不少江湖中人惊骇。
    “你们真亲眼看到了?”
    树枝伴随一阵一阵的蝉鸣在风里摇曳,行人商旅来往官道,路边茶棚,不少背负刀剑的江湖豪客叫上几碗酒水或凉茶,听着被围在中间,一个稍有名气的同道说起长安城里发生的事。
    “没见从长安出来的江湖同道,手里连兵器都没有?那老先生一抬手,在场所有同道手里的家伙全都飞上天空,还有许多......许多从光里飞出来,你们是不晓得,全都卷在一起,像条巨龙从走了。”
    听到讲述,还以为是这些进城的绿林同道比武输了,编造些话遮掩颜面,毕竟输了是丢面子的事,以后行走江湖名号可就不好使了。
    一桌独坐的侠客连哼了两声,笑出声来:“这世上哪有那么神神鬼鬼,老子们江湖里舔刀子,杀了不少人,也看了不少人被杀,怎么就没见着一个你们说的?鬼话!”
    然而不久后的几日,越来越多这样的传闻,从长安扩散传出,那日所见,不仅仅江湖中人看到,赶去看比武的几个坊间百姓也都瞧个清楚,过得几日平静下来,当做谈资与人神气的讲出,比之江湖人的描述,更显得玄奇,听得原本还有怀疑的人一愣一愣的,嘴都合不拢。
    喧嚣之下,几日间已有成百上千的快马飞奔出繁华的城池,几乎每人身上都有一两副画像,每张画纸多达十多二十几人的相貌名字,携着皇帝的旨意以极快的速度由京城朝东南西北狂奔,送往途中所遇郡县传达抄录,随后石沉大海般没有了任何回应,之后,趁夜色悄然而出,星夜间飞快奔驰四地。
    快马穿行林野、丘陵,夜空云朵游走,一道金色流星隐去云后,直直划过夜色,落去更远的方向。
    远方的山势沉在黑暗之中,片刻,有光芒在繁密的树隙间亮起,走出一道人影的轮廓,手握五色火焰蕉扇来到林间空地,脸上眼眶一对人手舞动,扫过四周,给人一种毛孔悚然。
    窸窸窣窣.....
    林野一阵响动,几颗树木左右歪斜分开,身形膘壮的汉子,手肘推开挡路的大树,扛着宣花巨斧大步出来,看到对面孤零零的身影,手中巨斧呯的拄去地上,震的脚下微微震动。
    声如洪钟,回荡这片空地。
    “甲子太岁杨任,我家天王呢?!”
    “怎么是你一个人回来。”
    四周树林,还有几道身影出来,惊愕的望着只有甲子太岁一人站在那里,之前他们分开行动,杨任与丧门星张桂芳四神前去营救托塔天王李靖,而这边则去其他地方联系分散降世的众神仙,毕竟不是在云霄之上,万灵阵对他们神力的压制,以及只是法相下界,难以做到相隔万里将所有星将召集。
    说话间,走出林野的几个神祇过来,打量一番,见他并没有受伤,皱起了眉头,“与你同去的其他仙家,还有天王呢?”
    “救着了,可也没机会离开。”
    回想起几日前在长安城隍庙一幕,杨任脸上双手握成拳头,随后睁开,“陆良生的修为比之前更高了许多,能与两位在场两位仙家打个平手了,不过此次过去,主要还是因为大意,被各个击破,这个凡间修道之士,当真狡诈。”
    刚一说完,有兵器重重落地的声响,迎面就是膘壮的身形狂奔,陡然挥拳。
    嘭!
    五色火焰蕉扇亮起神光挡下,杨任仍旧向后平滑几步,垂下蕉叶扇,大声呵斥。
    “巨灵神,你做什么?!”
    “救我家天王不利,我还不能打你!”
    丢下巨斧的巨灵神,面呈怒容,络腮胡须犹如钢针一根根立起,还想冲去第二拳,被周围几个神祇过来拦下,将两神分开一段距离。
    “暂且息了怒火,下到地界,九幽之下的神祇并不与我等齐心,如今天王返回了天上,正要齐心。”
    “哼,下界修道之士,当真恼人,我等真身下不来,让他们逞了威风。”
    “我已知会了王灵官,想必不久就会与我们汇合。”
    “那其余人呢?”
    “天罡星悉数寻到,地煞除了地短公被打回天上,眼下已到了六十三,其余星宿也到了二十个。”
    “我那边也找到了斗部诸神,与他们一起的还有雷部的仙家,不过火部和瘟部只有一两个,其余可能在南方,或西北面。”
    “如今这些也差不多了,不如依托阳世的身份,闹上一场,就如当年跟随武王伐纣那般。”
    “正好,当年我在殷商那边,没跟大伙一起,这次与众仙家过过瘾。”
    “那就此说定了,各自回去,动用此身身份召集人手,闹他一场,其他仙家知晓我等闹出声势,自然会响应。”
    夜云游走露出月色照下,林间空地说着话语的几道身影商议了一阵,互相拱了拱手,泛起神光冲天而起,夜空里四散飞离。
    俯瞰的山河大川,沐在月色之中,贫瘠的村落,月光照进破烂的窗棂,名叫窦建德的男人抬起脸望去划过夜空的流光,眸子里泛起金色,随手起身拿过墙角靠着的长兵,走出房门,身后传来妻子的呼喊也置若罔闻,在院中练起武艺来,不久天色渐渐发亮,村里信服他的青壮,聚集而来。
    晨光推着黑暗的边沿蔓延过起伏的山麓,山寨之中扛着巨斧的汉子叫来了寨中兄弟,某一刻,犹如小山般的身形握起拳头,举起巨斧,在阳光里映出森寒,飘展的瓦岗旗帜下,密密麻麻的的山贼呐喊震天。
    阳光划过水波流淌,青绿的草地白马晃着鬃毛低头啃食草叶,波光粼粼的水面倒映一张俊秀的面容,鳞甲白袍的青年,抬头看了看天,拔起地上的滚银枪,吹了声口哨,唤来坐骑,翻身而上,纵马狂奔起来。
    阳光如炬,焚风烈烈,感受到夏日灼热的蛤蟆道人在檐下喝了一口冰镇酸梅汤,不远得树荫下,微风拂过,老驴恹恹打了一个哈欠,重新趴下。
    知知知~~~
    一阵一阵的恼人蝉鸣里,坐在树荫的陆良生,抬起脸望去树隙落下的光芒,随树枝摇晃,犹如繁星闪烁。
    轻轻阖上看了数日的书本,通幽已经掌握了。
    日头划过云间,繁华热闹的长街上,一匹快马奔来芙蓉池,在山门前跳下马背,朝两侧守候的士卒拱起手。
    “劳烦通报国师,大狱之中,宇文太师抓的囚犯想要见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