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南鸢裴子清 > 第678章 哭吗?肩膀借你
    董国忠显然已经视南鸢和盛慕熙为掌中之物,给出的解释都很敷衍,什么天色晚了,病重的盛父在无菌病房,要去探望两人得先消毒,程序比较麻烦,不如明早再去。
    盛慕熙透过小铁窗看向外面的景象,双手握成了拳头,目光发狠,“觅觅,我的猜想可能是真的,我爸他……早就出事了。”
    南鸢嗯了一声,问:“想哭一哭吗?
    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
    盛慕熙:……小糖:嘻嘻嘻,认命吧,在鸢鸢面前你就攻不起来。
    有便宜可占,不占白不占。
    但是盛慕熙没有枕着女朋友的肩膀哭,他抱着南鸢,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里,闷声道:“觅觅,如果没有你,我无法想象,这条路我一个人要怎么走……有你在身边,真好。”
    小糖:屁嘞,如果没有鸢鸢,你绝对不是一个人!虽然早期被欺辱打压,但一路上都有美女相伴,小日子过得不要太滋润,哼。
    南鸢往盛慕熙后背上拍了两下,“嗯,我知道你有多在乎我了,所以给你五分钟倾诉和撒娇的时间,五分钟后我们谈正事儿。”
    盛慕熙:刚建立起来的适合掏心掏肺地说些什么的氛围瞬间就没有了,觅觅是魔鬼吗?
    不过,很奇异的,他好像不那么难受了。
    ·天黑之后,南鸢直接用手掰开了防盗小铁窗。
    小糖啊呀一声,“鸢鸢,我记得你好久都没有吃大力丸了,为啥你力气还是这么大?”
    南鸢:“小傻子,你才发现?
    我的身体早就被改造了。”
    小傻子糖:……所以说,鸢鸢的身体早就不用服用大力丸了,因为鸢鸢觉醒了身体增幅的异能,还正好是增强力量的异能,与服用大力丸的效果差不多?
    “我才不是小傻子呢,我是因为这段时间太关注盛慕熙了。”
    小糖嘀咕道。
    南鸢手掰铁窗之后,盛慕熙的目光落在了外面那一层电网上。
    “觅觅,你确定这电网碰到后不会引起警报?”
    “警报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不仅会引来附近的丧尸,还会惊扰到基地里的居民,所以这应该是一张普通的高压电网。”
    微顿,南鸢问:“盛慕熙,你是不是有点儿害怕?”
    盛慕熙立马哈哈一声,“笑话!我怎么可能害怕!”
    为了证明自己的胆量,盛慕熙双手齐上,一把抓住了电网。
    抓住电网的一瞬间,电网之上果然有电流流窜向他的身体,如果盛慕熙不是雷电异能者,他绝对会被这高强度的电流活活电死。
    但对雷电异能者而言,他们本身就是雷电制造者,又岂会惧怕雷电。
    高压电流刚刚蹿入盛慕熙体内,就被雷电异能自发消化。
    小心翼翼地将外面的电网被拨开到一边之后,盛慕熙朝南鸢点了下头。
    南鸢抱住他的腰从铁窗外飞了出去。
    盛慕熙猛地瞪圆了眼,一声惊呼差点儿从口中溢出去。
    卧槽!竟真的飞起来了!觅觅抱着他竟像一阵风似的在空中飞来飞去!他的脚尖全程都没有挨到地面!风系异能者中的牛逼大佬南鸢轻松自如地操控着风,两人如鬼魅般穿梭于希望基地之中,成功避开了几波巡逻人。
    踩点加摸清基地防卫布局后,两人又无声无息地返回了小屋子。
    盛慕熙将电网拢了回去,南鸢也将弯曲变形的铁窗又给拧了回去。
    小糖在空间里崇拜得嗷嗷直叫,“鸢鸢太厉害了!这铁通一样的防卫在鸢鸢这里屁都不是,不过鸢鸢,你们怎么不直接逃走呀?”
    南鸢淡淡道:“自然是要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才行,不然盛慕熙不死心。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有句话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她就是这尊大神。
    第二天,董国忠出现,这次终于没有搪塞两人,亲自领着两人穿过重重关卡,走入了一间金属墙面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坐着一位十分精神的中年男人,可能那穿着打扮,应该就是希望基地的头领。
    就在这时,小糖突然惊呼一声,“鸢鸢,就是他!这个世界的大反派,你别看末世的日常是打丧尸和收集物资,最大的反派并不是丧尸,而是这个蒋沁良。
    他野心极大,妄想通过赵博士研究出的抗丧尸病毒疫苗来统治世界,就因为他的野心,抗丧尸病毒迟了好几个月才问世,他根本不关心百姓的死活!”
    南鸢听着小糖的话,不着痕迹地打量那人,发现那人也在打量她。
    “董叔,你不是说要带我和觅觅去见我爸?”
    盛慕熙皱眉问。
    董国忠还没解释,那座椅上的男人便挥了挥手,“国忠,你先出去吧。”
    等董国忠离开,中年男人才讲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希望基地的真正创建人是他,盛慕熙的父亲早在末世降临的时候就不幸感染丧尸病毒死了。
    “……孩子,你不会怪伯父把你骗过来吧?
    伯父只是想你过来帮我,身体不好的是我,我在这个节骨眼上得了癌症,没多久可活了。”
    盛慕熙脑子里嗡嗡的,已经听不清他后面的话了。
    即便早就猜到他爸可能已经出事,但亲耳听到他已经离世的消息,他还是恍惚了一下。
    ……竟真的死了?
    末世之前最后一面,他还跟他吵架了,气得他气都喘不上来了。
    没想到,那竟是他们父子俩最后一次见面。
    如果知道那是最后一次,那一天他一定不气他了。
    “他不会帮你,既然盛伯父已经去世了,那我和盛慕熙就不打搅了。”
    南鸢替盛慕熙回绝了这人的无理要求,表情冷漠。
    前一秒还在走神的盛慕熙陡然间回神,进入了一级戒备状态。
    两人调头就走。
    “敬酒不吃吃罚酒。”
    身后那人突然冷笑一声。
    一道细小的声音响起,南鸢和盛慕熙的四周竟突然出现了四面玻璃墙,几乎是于瞬间铸造了一个牢笼,将两人密不透风地罩在了里面。
    盛慕熙神色一变,连忙去撞这玻璃墙,但这玻璃墙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盛慕熙的猛力一击竟没有将这墙撼动分毫。
    这还不是更糟糕的事情,盛慕熙将藏在衣服里的细铁丝抽了出来,正欲用金系异能将这铁丝熔铸成一把匕首,却在下一秒发现,他施展不出异能了!不光金系异能,他的其他几种异能都无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