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赵旭李晴晴 > 第1634章:抓捕
    挂断电话后,赵旭一脸凝重的神色。
    他才刚刚到家,就发生了徐丰茂被杀的事情,这是赵旭始料未及的。
    赵旭虽然料到卓旗会对徐丰茂动手,却没想到杀手一直潜伏在徐丰茂的身边。
    卓旗?
    还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赵旭抽了支烟,喃喃自语道:“既然刘家选你为话事人,想必有过人的本事。那就让我瞧瞧你真正的手段好了!”
    临城只是一个三线的城市,不堵车的情况下,也就二十几分钟便可以出城。
    当蜘蛛乘坐出租车来到出城口的时候,见城市已经戒严,正在盘查一辆又一辆车。
    蜘蛛对司机问道:“师傅,我赶时间。有出城的小路吗?”
    “姑娘,你倒底要去哪儿啊?”
    蜘蛛上车后,只说要出城,却没说要去什么地方。
    蜘蛛对司机解释说:“我和家里闹掰了,家里正派人来抓我回去。你只负责带我出城就行,我给你加钱!”
    蜘蛛打开随身的包包,掏出一把百元人民币,少说也有两千块之多。
    司机接过钱后,笑眯了眼。
    这些钱,够他赚好几天的了。
    司机说:“我知道一条小路,这这就带你从小路出城。”
    司机调转了车头,走过几条弄巷,从旁边的一个屯镇绕出了城。
    残剑追到出城口后,见出城已经戒严了。在人群里,见到了九堂人的身影。
    这时,残剑的电话适时晌了起来。
    “喂!先生,我是名爵酒店的大堂经理,我姓......”
    残剑打断对方的话说:“你别废话了,查到了吗?”
    “已经和出租车的公司联系上了,车子的定位帮你开启了。你打开手要连接一下就行!”
    “好!”
    残剑匆忙挂断了电话,见有个添加好友的信息。
    通过之后,对方发来了一个位置共享的实时导航。
    残剑直接点了“接收!”,很快和对方的车子联上了网。
    在互联网的时候,这种智能化追踪信息,早已经应用在各大导航上。
    残剑对农泉说:“农泉,你坐好,我要全力追那辆车。”
    “你快点!让俺追上这丫的,看俺不打死他。”农泉愤慨说。
    农泉不善言辞,却从赵旭和残剑的对话中,知道逃跑这个杀手,对赵旭很重要。
    残剑调转了车头之后,快速向着导航位置的那辆车追去。
    蜘蛛见出租车司机,一边用对讲机讲着地方话。
    东北的方言口音,除了一些生僻词,无限接近于普通话。可出租车司机说得却不是当地的方言。而对讲机里面,讲得也不是地方方言。
    蜘蛛听不懂司机在说什么,可司机不时从后视镜中,向她瞥一眼,这引起了蜘蛛的注意。
    “你在和谁通话呢?”蜘蛛对开车的司机问道。
    司机是“徽省”人,讲得是“徽省”的方言。所以,蜘蛛听不懂,对方在讲什么。
    司机已经知晓了蜘蛛是个杀人犯,心里慌得一批。幸好他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司机,心理素质要比一些年轻人强上不少。
    平复了情绪后,出租车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对蜘蛛回道:“和几个老乡闲扯呢。美女,你听不懂我们的地方方言吗?”司机试探着对蜘蛛问道。
    “听不懂!你是哪里人?”蜘蛛问道。
    “徽省的!我们那里来这边谋生的人不少,平时大家在一起就闲扯。”
    “那你们在聊什么呢?”蜘蛛悄悄将指环上的钢丝抽了出来,只要司机稍有异常,她就准备送对方上西天。
    出租车司机似乎感受到了凶险,他努力平复着心情,回道:“我们男人在一起闲扯,无非是在聊女人和麻将。昨晚有个兄弟,打麻将赢了不少。然后,去找女人过夜了。结果,那女的老公半夜回来了,把他打了一顿。哈哈哈!也活该他倒霉。”
    “你们男人有钱了,都去找女人吗?”蜘蛛问道。
    “也不全是!我要是有钱了,就先给家里换套大房子,再给父母一些养老钱。剩下再给孩子存些娶老婆的钱。这些钱花出去,少说也要大几百万了。哪还有闲钱去找女人!”司机故意向蜘蛛卖惨,来博取对方的同情。
    “看来,你还算是个好男人!”蜘蛛将抽出来的钢丝,又放回去了。
    出租车司机开始专心开车,不敢乱瞧。
    然后,两人有一搭不一搭地聊着,司机的行为,并没有引起蜘蛛的注意。
    走着走着,忽然遇到了一处施工队修路的地方。
    出租车司机连按了几声喇叭,招惹来得是施工队的白眼。
    司机装作无奈的样子,对蜘蛛说:“美女,我没想到这条小路在修路。看来,得等他们压完路才能走。”
    “能绕过去吗?”蜘蛛对司机问道。
    “这里是唯一通往外界的路啊!没法绕过去。”司机将蜘蛛给的钱,分了一半回去,说:“美女,我耽误你时间了,不能收你这么多的钱。”
    “钱你收着吧!”蜘蛛问道:“除了这条路,还有其它的路吗?”
    “可以从高庄走。不过,得多花上一个多小时。”
    “只要不被我家人抓回去就行,那你就从高庄走吧!”
    “行!反正你给我的钱足够了。”
    司机再次调转车头,折返了回去。
    他心里在祈求,来抓杀人犯的人赶紧来,紧张的身上冒出了冷汗。
    “师傅,你身体很虚啊!这天气也没多热,你怎么出汗了?”蜘蛛再生警惕之心,对出租车司机问道。
    出租车司机回答说:“我开大班,每天早晨七点就要出车,晚上八到到十点才能回家。一天到晚,天天在外面跑,身体缺乏锻炼。真得有些虚!”
    “你莫不是心虚?”蜘蛛见出租车司机对话如流,要是识破自己身份,还能保持如此镇定,心里素质真的极为出色。
    “美女,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只有人犯错的情况下会心虚,我又没犯错,心虚什么?”
    “难道你没对我撒谎吗?”蜘蛛见出租车司机,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放在座位下在的一个铁棍,话锋阴侧地问道。
    就在这时,出租车司机,见对出驶来了一辆车。正是电台里约定的那台车,迎面向自己驶了过来。
    他毫不犹豫解开了安全带,推开车门,一个纵身跳出了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