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陆羽陈婉蓉 > 第1104章 猫捉老鼠的游戏(下)
    相距百米距离,活~佛便已停了下来。
    他的目中,带着些许疑惑,似是不太理解,为何陆羽就此停下。
    陆羽阴沉着脸,望着百米之外的活~佛沉默不语。
    而一侧的司马雯雯,脸庞微微发白。
    经过一段时日的了解,以及自己的一些亲身经历,她并非不知,活~佛在西域修行界意味着什么。
    可以这么说,活~佛就是所有西域修行者的精神信仰,至高的存在。
    无论是哪个强大西域修行者,都与活~佛脱不了关系。
    这,就可想而知。
    她半转过头,瞥了一眼陆羽,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视线又再回到了前方的活~佛身上。
    今日,恐怕是在劫难逃。
    但她已经决定好了,无论如何,她都会和陆羽共生死,同患难。
    其实她也不知为何会有这种念头。
    没错,陆羽是她心仪的对象,但是两人还未确立道侣关系,如此未免太过冒失。
    毕竟,一身修为所得不易,命,就只有一条。
    只是好像......陆羽身上对她有种无形的吸引力......
    除此之外......
    是的。
    司马雯雯又忍不住偷偷瞥了一眼陆羽,目露坚定之色。
    她还欠了陆羽两条命,就算是今日命该如此,她也不会后悔......
    陆羽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活~佛身上,紧随而至,心存顾忌不敢接近的哈驽达赤,则是让他给忽略掉了。
    他很清楚,这个活~佛,才是他眼下重中之重的难题。
    ......
    很难想像,这名年约不过五十,皮肤呈古铜色,神情祥和平静的中年人,居然是西域修行界,至高无上的活~佛。
    只见活~佛稍作停顿之后,就缓缓伸出了手。
    “等等,我有话要说!”
    陆羽一看活~佛又有动作,他连忙道出了心中所求。
    果不其然,陆羽想得没错。
    此话一出,活~佛举起的手便缓缓放下。
    陆羽重重地松了口气,便是思如电转起来。
    他的问题,其实再简单不过,那就是他与对方明明没有任何恩怨,却为何非得如此跟他过不去。
    而且他只是一个金丹境,活~佛的修为已不是他所能揣度的了。
    可是,这个问题实在是太过简单。
    而他的目的,并不仅是为了提出自己的疑问,最重要的是......拖延时间。
    虽说时间拖得再久,雷清元能够及时出现的几率都不大,但他是真不想放弃最后一丝机会。
    甚至,万一活~佛再次重创他的神魂,他会再继续疯疯癫癫下去。
    重要的是,他心中想要寻求的答案,就不知是何年何月,才能浮出水面。
    说白了一句,他是来找活~佛的麻烦是没错,但他真正的目的,是想弄清自己为何失忆。
    敏锐的直觉告诉他,活~佛理应清楚这件事情。
    一个说不好,还是活~佛有意为之。
    可是,他的问题也仅有一个,无论他怎么绞尽脑汁,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直话直说。
    拐弯抹角,恐怕到最后,他还是难逃厄运,而他最后依旧一无所获。
    斟酌了一下,陆羽沉声说道,“在第一次我来到西域修行界之时,我们素不相识。”
    “我就想问问,我们明明无仇无怨,你为什么总抓着我不放?”
    ......
    气氛,悄然沉寂下来。
    宛若这片天地,都随之安静,寂寥。
    活~佛的双目,再次显现出一抹,陆羽感到极为不适的戏虐之色。
    大概是过了几分钟。
    “无上。”活~佛眼帘低垂,单手合十。
    陆羽整了整神色。
    在下一刻,活~佛抬起了头,露出了一丝极其诡异的笑容。
    起码在陆羽看来,此时活~佛的笑容,相当诡异。
    然后他就看到,活~佛再次抬起了手。
    见此,陆羽暗骂一声失算,也运转精元,准备硬抗活~佛这一击。
    既然得不到答案......
    就算不是对手......
    他也不可能引颈就戮,乖乖受死。
    所以陆羽是铁了心,要孤掷一注!
    如果他没死,或许就可以试探得出,他与活~佛之间的差距。
    然而,随着活~佛将右手举起,这方天地的天地大道,竟是开始出现了扭曲。
    以陆羽如今的境界,他还无从理解何为天地大道,却也并非是一无所知。
    但是从这天地灵气极为不正常的流动,就可辨别出活~佛的这一招,是使用了天地之力!
    对付一个金丹境,居然用到了天地之力。
    这无疑是杀鸡用上了牛刀。
    见此,陆羽低吼一声。
    一股极其强悍,远远超越了金丹大圆满的气势,伴随着浓稠血气,从他体内轰然爆发!
    这次,他是真正竭尽了全力。
    接着在下一秒,他已化作一道残影,冲向了活~佛。
    而在这段短短的百米距离,他不断地调整方向。
    他不傻,自知无法接下活~佛的一招半式,所以他并不想硬抗,而是想攻其身体最薄弱之处。
    哪怕打不过,他都要咬下一块皮肉来。
    这就是陆羽唯一的念头。
    心震,也陡然爆发。
    是的,是爆发。
    他从未全力以赴地施展过心震。
    “嘭嘭!嘭嘭!”
    这骤然而起的沉闷轰鸣,直接就使得方圆千米的沙土,剧烈抖簌!
    就连整片空间,都为之震颤!
    仿佛要将这片天地震裂。
    活~佛,却未有因此而停顿动作。
    他的右手,还是一贯如常,缓缓举起。
    就当他右手,几乎并肩持平之际。
    陆羽的再次发出一声低吼,施展出了狂风扫落叶身法。
    但是,很快他就骇然地发现,一股无法抵抗的无形巨力,使他无法如愿改变方向。
    哪怕他之前已改变方向,这股巨力还是硬生生地,将他拉回到了原来的直线位置之中。
    在司马雯雯眼中,陆羽就像是主动撞上了活~佛的手掌。
    “砰!”
    未至身前。
    一道轻微的闷响声,便骤然响起。
    陆羽整个人,陡然就如被一把万钧铁锤砸到胸口,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倒飞出去。
    这一掌,直接就打得陆羽的脑海一片空白。
    这一掌,并非是针对肉~体,而是针对神魂。
    飞出几百米开外,陆羽才掉落在地,像一只车轱辘一般,滚动了好一段距离,最后撞到一块石头才得以停下。
    而那块被他撞上的石头,也出现了无数条网状裂纹。
    “陆兄!”
    司马雯雯脸色一白,也顾不上活~佛了,她连忙一个闪身,就赶至陆羽身旁。
    陆羽挣扎着,从地面爬起。
    他的脑袋,依旧是白茫茫一片,就如笼罩了一层薄雾,看不远,也看不清。
    可是,又有很多不属于他记忆中的画面,如走马车灯,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闪过。
    太快了,还未等他看仔细,另一个画面就迅速将其遮掩填冲。
    “陆兄,你怎么样!”
    司马雯雯的呼唤,明明是在耳边响起,陆羽却像是相隔着万里的距离。
    不过,活~佛在一掌过后,显然是没想就此停手。
    他缓缓走来。
    最终,站定在陆羽和司马雯雯不足十米。
    司马雯雯见状,纵然脸色煞白,还是挡在了陆羽面前,她不是活~佛的对手,更遑论和陆羽那般,提起勇气与活~佛硬抗。
    她所能做的,好像唯有如此。
    活~佛则是完全无动于衷,又缓缓抬起了手。
    却是在下一刻,活~佛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愕然,原本已然抬起的手,慢慢放下。
    公众号添加到桌面,一键打开,方便阅读去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