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王爷是个小透明 > 相遇
    “辰儿”顾老夫人无奈叫道。
    顾辰停下话头。顾柔看了看哥哥又看了看祖母拿起桂花糕往嘴里放。
    “大哥哥要吃吗?”顾柔递了一块给顾辰。
    “柔柔你吃吧。大哥哥不吃。”
    顾柔接着递给顾昱顾旬。顾昱顾旬摆手摇头道:“我们都不爱吃这甜腻腻的,柔柔你喜欢就多吃些。”
    “那里会甜腻,明明很好吃的。”顾柔把手里的都放进嘴里嚼着道。
    “一会你娘亲要到这儿来吃饭我把你婶婶也叫一起来吧。我们一起吃个团圆饭。”
    “好啊。正好我也想看看荣哥儿长大些没。听说都能走路了?”顾旬很高兴,一会儿好好看看大些的荣哥儿现在能不能陪妹妹一起玩。
    “好。我叫梅兰去请。”
    顾老夫人冲门外喊:“梅兰你去趟跨院,叫二夫人一会儿到这儿来吃晚饭。”
    梅兰在门外应道:“是。老夫人,奴婢这就去。”
    林氏正给刚睡醒的顾荣穿衣服。“荣哥儿乖。来。别动。娘亲给你穿袖子。”
    “夫人。老夫人叫一会儿去寿安堂用晚饭。”红叶进屋向林氏禀报。
    “是府里的几位公子回来了?”
    “是。奴婢打听了,公子们到家没多久,现在都在寿安堂陪着老夫人。”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吧。”
    “走。我们荣哥儿要去见哥哥们了。”
    林氏抱起穿好衣服的顾荣往寿安堂去。
    “祖母明天重阳节要爬南山寺你去吗?”顾柔吞下最后一块桂花糕,问着一旁同哥哥们说话的顾老夫人。
    顾老夫人停下交谈,眼里慢慢泛起思恋。“祖母要去的,我要去给你祖父的长明灯加些灯油,顺便给长眠在寒山坡的将士点天灯。”
    “什么叫点天灯?我怎么都没见过!”顾柔疑惑问道。
    从顾柔记事起到了南山寺,就点一个灯,然后就可以爬山去玩儿了。
    顾辰在一旁对顾柔道:“我们家每年都会给牺牲在寒山坡的士兵点天灯的。天灯是我们给庙里的师父一些香油钱,然后他们会在南山寺的后山一座高高的长明塔那儿,把我们要点的天灯一一都放在那儿,就叫点天灯。”
    顾柔了解的点着头:“哦。原来是这样我都没看见过,才知道是因为庙里的师父帮我们做的。”
    “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自己去点?”
    “那是因为要点很多的。我们自己去点点到第二天都不一定能够点的完。”
    顾柔像被砸了一下,突然有些害怕,定定的坐着没动。
    “顾旬谁让你说那么多的。”顾辰低声呵斥。
    “柔柔你别听你二哥哥瞎说,他说的太夸张了。现在寒山坡并未有什么战事。”
    “楚国国内这两年因为立太子之事吵得人仰马翻,寒山坡这两年战事几乎没有,伤亡都是很少的。”
    “点那么多长明灯,是因为把以前战死沙场的将士也一起点了的。”
    “那就是爹爹不会有危险了?”顾柔带着哭腔道。
    “父亲作战勇猛不会有事的,再说父亲身旁还有好多的叔伯保护着他呐。”
    “不会有事的。”顾辰瞪了眼顾旬细声安慰着顾柔道。
    梅兰走了进来。:“老夫人。饭菜都好了,可要摆上开饭?”
    顾老夫人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老大媳妇老二媳妇都还没到,再等等吧。”
    “是。”
    “婆母。儿媳可是来晚了。”梅兰刚退出门林氏抱着顾荣就走了进来。
    顾老夫人看着林氏手里的顾荣;“不算晚。祖母在等我们荣哥儿呐。”
    林氏松手让顾荣自己到顾老夫人那儿去。顾荣站稳摇摇晃晃的向前走,看着两旁的人都脸带笑容的看着自己,立马害羞的转身仆到林氏怀里。
    “荣哥儿别害羞。这是大哥哥二哥哥三哥哥啊。你小时候他们还抱了你哦。”
    顾荣头趴在娘亲怀里,侧着屁股偷摸着瞧。
    “婶婶安好。”顾辰几人站起身行礼道。
    林氏点头把顾荣抱起指着顾辰几人道:“这些都是你的哥哥和姐姐啊。”
    顾旬上前接过抱着顾荣,顾荣好奇的看着他
    “你不认识三哥哥了!三哥哥可是抱着你坐过飞天马的。”顾旬晃了晃顾荣。
    顾荣就只盯着他看。突然顾旬卡着顾荣腋窝把人往肩上一放。
    “呀”林氏吓了一跳。
    “婶婶别担心。我小心着的。”
    坐在一旁的顾昱见了上前帮忙扶着顾荣的后背。
    顾旬见二哥哥来帮忙,大声说道:“荣哥儿坐好了。三哥哥带你坐飞天马咯。”
    话落就驮着顾荣围着屋子跑起来。顾荣坐在肩上咯咯直笑。屋里的人也不停的逗他。
    “荣哥儿来,飞到祖母这儿来。”
    “五弟弟这儿这儿。”
    “荣哥儿看娘亲···”
    范氏笑着跨进门:“好热闹啊!”
    屋里的人都停下笑闹声。
    “娘”
    顾老夫人缓了口气道:“好了,人都到齐了。我们开饭吧”
    说完起身往饭桌走去。
    顾昱帮着把顾荣抱下来,林氏上前接过抱着。
    顾柔跑到范氏身边拉着她的手跟在顾老夫人身后。
    “好耶,我们吃饭去咯。”
    满满一桌子的饭菜。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开始进餐。
    范氏喝了口老鸡汤放下碗:“明天我们都要早些起床出发才好。到时候去南山寺的人会很多,去晚了堵在半道上就不好了。”
    “嗯。是要早些出发才对,不能耽误了事儿。”顾老夫人认同道。
    林氏抱着吃得满嘴油的顾荣:“婆母,我不想去,太早了荣哥儿都还没睡醒呐”
    顾老夫人看了眼吃得欢快的顾荣:“林娘。你要记得你养的是个男娃娃你不能一直把他拘在你身边的。你得让他去见见人。”
    “我知道你是担心人太多不安全。但有我和你嫂子在。你怕什么?”
    “可是···”
    “别可是了,就这么说定了,顾家的男儿是要肃守戎边的。你不能把他养成京都的公子哥那样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
    林氏想到顾荣的以后红了眼睛:“是。婆母。儿媳知道了。”
    桌上一时安静,只听见筷子碰着碟子的声音。没有人开口安慰情绪低落的林氏。
    因为林氏生孕不易当年是很不容易把荣哥儿生下来的。自从有了荣哥儿林氏是处处小心。不能吃的看都不会让荣哥儿看,荣哥儿会坐了就更是小心,自己门都不出了说是怕婢女嬷嬷不尽心。刚能走那会儿更是把院子的路都用小铲刀一点点把路都铲平了。
    可这是以军功立身的顾家,作为顾家男儿从小就让他处在一个安全顺遂的环境这对他的成长没有任何的好处。等他长大了这会让他在战场上像个小羊羔。只能等死。
    晚饭并不是很愉快的结束,至少林氏是一直情绪低落的回到跨院的。回到跨院林氏把孩子交给奶嬷嬷。把自己关在房里伤伤心心的哭了一场。
    “大哥不公平。我也要骑马。”顾府门前两辆大的马车和一辆小的马车停成一排,顾旬从车窗伸着个脑袋对骑着马停在车旁的顾辰道。
    “你没马高。”
    “可二哥也没马高啊!”顾旬指着跟在后面马车旁的顾昱。
    “二弟骑马骑得很好,你不能和他比。”
    “可是我···”
    “三哥哥你就死心来陪我和娘亲吧,大哥哥是不会同意你骑马的。”顾柔也伸出脑袋对着顾旬道。
    顾柔望着顾辰询问道:“大哥哥我们今天爬了南山寺,明天就能到庄子上玩儿了吗?”
    “嗯。明天我们可以不用像今天这么早,我们不着急到时候慢慢出发午饭前就会到。”
    “耶!太好了。明天就能去了。”
    顾柔问好去庄子上玩儿的事情心满意足了,拉着顾旬腰间的衣服:“三哥哥我们快坐好,要出发了。”
    马车里的范氏端坐在里面的位置。顾柔进身回到刚刚自己坐的位置,顾旬放下手里的车窗帘。
    “娘。我们可以走了吗?不是要赶时间吗?”
    “快了。你婶婶才刚上车,带着荣哥儿是要整理一番的。”
    “大哥。好了。”外面传来顾昱的声音。
    “祖母,婶婶,娘坐好了。我们出发。”
    顾辰打好招呼,脚轻夹马腹走在前面。马车旁跟着一排的府兵。
    顾府是京都各府中唯一一个有府兵的,这还是在顾家先祖在时有的。顾家先祖有一次被政敌刺杀,半条命都去了。当时的局势很乱天子爷担心还有人继续刺杀顾家先祖,特命顾家先祖可自养一百的府兵用以来保护自己以及家人。
    从顾家先祖开始到顾柔的爹爹,这一特权都没有被收回。顾家每次换府兵后都会往皇上那儿递一份名单,用以皇上随时查问。
    重阳祭祀,爬山,赏菊是每家每户都要过的节日。有一家几口携手同行的,有小夫妻甜甜蜜蜜的,也有带着孩子小心呵护跟着人群一同往南山寺走的。
    一路上人多的不得了,马车从中间驶过两旁的路人都小心避让,好在马路很宽驾着两辆都能轻松驶过。
    “人好多啊”顾柔撬起车窗帘往外看。
    “难怪娘亲祖母都说要早点出发。”
    “你快坐好”范氏看着顾柔一会儿撬帘子一会趴窗户担心道。
    顾柔放下帘子看着对面的三哥哥脸带取笑。瞪了他一眼,乖巧道:“是娘亲,我坐好不动了。”
    “娘亲。我们还有多久到?好无聊啊!”顾柔端正的坐了一会儿,胯着肩。
    “快了”范氏坐的身形丝毫不乱。
    又走了一阵,开始听到有卖货郎的叫买声:“来来,好吃的重阳糕。三文钱一份咯。”
    “绢花,绢花。小妹妹来看看这款绢花吧。”
    “菊花酒···。醇香甘甜的菊花酒”
    “茱萸香囊。新做好的茱萸香囊···”
    “客官快进来看一看看一看···。”
    “柔柔到了。”
    顾旬撩开车帘往外看,外面熙熙攘攘的人,卖货郎,爬山的普通百姓。人群里穿来穿去的小孩,一辆辆五色帐顶的马车。
    “娘。人太多了马车动不了。我们要在这儿下车走进去。”顾辰骑着马靠近车窗向范氏提议道。
    范氏往外看前面的马车停在那儿,丝毫没有往前的动静。
    “好。我们下车走进去。你去看顾着你祖母和婶婶,别被人惊吓到荣哥儿。”
    “是。娘,孩儿这就去”
    顾辰打马向后走。
    “二弟,你先下马让祖母她们下车先走。我去看看四周可有停马车的地方。”
    “是,大哥。”顾昱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身旁的府兵。
    顾老夫人先下马车,梅兰在一旁伸手掺着。林氏抱着顾荣紧张的钻出马车。
    “林娘。你让嬷嬷抱孩子吧,你身体不好别一会把他摔了。”
    顾荣的奶嬷嬷上前接过顾荣,林氏下了车时不时盯着顾荣看,害怕他突然见了这么多人会大哭。
    顾荣坐在奶嬷嬷的怀里,睁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人群。
    府兵分成两排把顾柔一家围在中间。顾旬走在前面,顾昱在后面观察,一行人一步一停一步一停慢慢的往前摞。
    “顾妹妹——”慕容君跳着冲顾柔招手喊道。
    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喊。顾柔停下脚往后看,慕容府的人被一群人护着在离身后不远的位置。
    “祖母是慕容哥哥他们”
    “慕容哥哥——”顾柔也大声喊道。
    “顾妹妹。等等,我们同行。”
    顾家人都停下等着慕容府的人跟上。
    来爬山的人见这两户人都是有护卫围着保护的,担心冒犯到大官人都慢慢让出些空位。
    慕容君先越过人群,对顾老夫人范氏道:“给老夫人请安,顾夫人安好。夫人安好。顾妹妹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