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霹雳之吾乃燹王 > 第109章 茶中论
    “燹王,你未来将面临的困境,正如桌上这杯茶。”
    “杯中滚烫的沸水就好比赤阎双王,而盛装茶水的杯子就好比中原正道,而燹王你自己,以及整个彩绿险磡,就和这杯中茶叶一般无二。”
    “但再滚烫的水也有冷却的一刻,再好的茶叶也有失尽滋味的时候,不变的,只有这个茶杯。”
    “而燹王你手中的红冕王戒,就是加速这个过程的引子,一旦被有心人泄露了这个消息···只怕纵使强如燹王你,双拳也难敌四手啊。”
    醉天涯内,千玉屑以茶喻势,侃侃而谈,虽然心中知道莫昊天掌握了能控制他的红冕王戒,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丝毫受制于人的忐忑表情,言谈之间反而还流露出别样的自信风采。
    “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孤恐怕会以为现在坐在我面前的是素还真,而不是你千玉屑了。”
    莫昊天揶揄了一句,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一如先前那般从容悠然。
    千玉屑所说的困境,作为魂穿而来的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而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早早利用王戒收服红冕七元的原因。
    枪打出头鸟,刀砍地头蛇。
    他的个人实力本来就已经很强大了,不说冠绝群伦,无人能敌,至少也是目前台面上最顶尖的那一拨儿。
    而且彩绿险磡的整体实力也不算太弱,再怎么拉垮,君权神授还是能拿得出手的。
    如果一得到红冕王戒就急忙忙的去扩张自己的势力,不仅以素还真为首的中原群侠会格外的注意和针对他,而且生性多疑且又无情的阎王只怕也会暗中搞手段。
    更不可忽略的便是剧情的改变。
    他取代燹王这件事本来就使得六王开天之局产生了变化,若是一得到王戒就强行收归红冕边城,必然导致剧情发生极大的改变,未来会演变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他现在的实力,强归强,但还远远没强到能无视一切剧情的程度,在无敌之前,他还得靠掌握剧情走向的优势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适当的改变无伤大雅,但大方向是绝不能变的。
    再饮了一口茶后,莫昊天放下茶杯,左手微微一晃,红冕王戒便出现在了他的大拇指上。
    “千玉屑,你所言的困境,孤早有思量,但孤此时想知道的,却是你的选择。”
    “臣服,抑或死亡?”
    说完,莫昊天便直直的盯着千玉屑,脸上悠然不再,取代而之的是酷似寒冬的冷冽。
    怵见王戒现踪,千玉屑心底情不自禁地涌起一股占有欲,眼中顿时也流露出了一抹难以克制的激动之色。
    但这抹激动又很快黯淡了下来,然后被无奈填满。
    “燹王既然得到了王戒,那就是新一任的边城之主,红冕七元之一,赪手奎章,参见吾王。”
    千玉屑说着便站起了来,随即身体往旁边一移,就要行臣子面君之跪拜大礼。
    “嗳~~千玉屑,孤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何必当真呢?”
    却见莫昊天态度陡然一变,由冬入春,随即左手食指一挑,无形真气释出,将面前那双即将触地的膝盖凭空止住。
    “男儿膝下有黄金,起来吧。”
    话语落,莫昊天指尖再次放出一股真气,千玉屑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的直立了起来。
    “燹王,你这是······”
    千玉屑神情登时为之一愕,显然是未曾想到莫昊天会有此举,他心中还以为自己会和赩翼苍鸆的结局一样,自此重新回到过往那段受他人任意驱使的日子。
    “哈!”
    莫昊天轻笑了一声,千玉屑现在所露出的疑惑不解的表情,正是他想看到的,要想收服千玉屑这等绝顶聪慧之人,除了要表现出温和的一面,更要展现出不可触犯的王者之威。
    最开始给时间让千玉屑发挥,是属于他的王者恩赐与宽和。
    而之后拿出红冕王戒迫使千玉屑做出抉择,便是展现他的王者权威。
    御人之道,恩威并施而已。
    虽然莫昊天的实际操作经验几近于无,但他前世可没少看各种勾心斗角的历史大剧,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
    就算没见过猪跑,但还能没听说过猪?
    也许在千玉屑的眼中,他此刻所用的手段很浅显,很生硬,但莫昊天有自信,他的实力足以在极大的程度上弥补这其中的瑕疵。
    看着千玉屑仍有几分错愕的表情,莫昊天笑道:“孤只是想看看,一个顶尖的智者,在死亡与尊严面前会有如何表现罢了。”
    “那赪手奎章想必是令燹王你失望了。”千玉屑颇为苦涩地摇了摇头,没有坐下,仍旧保持着站立的姿势。
    “换做别人,孤确实会非常失望。”莫昊天把玩着已经喝完的空茶杯,“但你千玉屑却不在此列。”
    “哦?”
    千玉屑面色一怔,脸上刚刚才消去的错愕再次出现,但同时也多了一分好奇。
    “坐下说吧,孤还想再与你喝一杯。”莫昊天晃了晃手中的空茶杯,笑道。
    千玉屑不发一语,默默的重新坐下,然后为莫昊天填满了空杯。
    三饮香茗,主客之势瞬变,不过莫昊天并未立即解释原因,反而先吐槽了一下千玉屑的名字,“赪手奎章这个称号与你实在太不符了,以后你还是自称千玉屑吧,正好你今生最想做的不就是千玉屑么。”
    听到最后一句话,千玉屑心中一惊,面上却无甚波动,淡淡的回道:“名字本就是一个代号而已,既然燹王不喜赪手奎章此名,那我就是千玉屑了。”
    莫昊天闻言,暗自笑了笑。
    千玉屑的话虽然没什么感情色彩,但莫昊天从他不称自己为红冕王这个小细节中,便能明显感受到他对自己已经少了几分潜在得本能敌意,而多增加了几分好感,只不过还未到心悦诚服的程度罢了。
    “名字确实只是一个代号,但一个名字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却是一段人生”。
    说到此处,莫昊天刻意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你说对吗,纵使转生也不忘有朝一日能为义父报仇雪恨的--·衣轻裘!”